首  页 法院概况 工作动态 诉讼指南 队伍建设 法院文化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调查研究 法院公告
  首页>>优秀裁判文书>>民事裁判文书 站内搜索:  
广南法院 民事裁判文书
立案裁判文书
民事裁判文书
刑事裁判文书
行政裁判文书
再审裁判文书
执行裁判文书
广南法院 热门文章
排序 (2013)广珠民初字第...
排序 广南县人民法院开展纪律...
排序 怎样写民事起诉状
排序 2008年云南省广南县人民...
排序 人民法院应如何处理“新...
排序 诉前保全申请提示
排序 广南县人民法院办公室先...
排序 广南县人民法院首届法院...
排序 (2009)广民二初字第...
排序 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法审...
院长信箱
举报信箱
投稿
 
民事裁判文书
黄光明、陈礼玉诉广南县人民医院、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
作者: 来源:广南县法院新闻中心 发布日期:2015/5/25 浏览次数:[6240]

云南省广南县人民法院

民事 判 决 书

(2014)广民一初字第306号

原告黄光明,男,1965年7月7日生,壮族,城镇居民,云南省广南县人,系死者黄世花的父亲。

原告陈礼玉,女,1974年6月20日生,汉族,农村居民,云南省广南县人,系死者黄世花的母亲。

委托代理人韦祖成,男,云南杨柏王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李正学,男,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赵安武,男,云南诚鸽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浩,男,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海文,男,云南天信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原告黄光明、陈礼玉与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9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张彪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0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黄光明及原告黄光明、陈礼玉的委托代理人韦祖成,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的委托代理人赵安武及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海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黄光明、陈礼玉诉称:2014年3月7日下午,原告之女黄世花生病(发热),于当天晚上被送到广南县人民医院儿科就诊,经值班医生代江柏检查,诊断为“肺结核,该病患儿多伴午后潮热,体质消瘦,有结核接触史,经胸片检查可见结核病灶”,之后医生予以抗炎、对症支持治疗,但一直未见好转,2014年3月8日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向两原告下达《肺炎病情告知书》:肺炎。但是,直到2014年3月10日凌晨2点零5分,黄世花死亡后,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才确诊为:颅内感染,多器官功能衰竭而导致的死亡。原告认为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在诊疗过程中未尽到相关专业注意义务,导致误诊,并且治疗措施不当,是造成黄世花死亡的根本原因,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应负全部责任。原告于2014年3月24日向文山州卫生局提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申请,文山州卫生局委托文山州医学会对该事故进行鉴定,于2014年6月5日作出文医会鉴字【2014】17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鉴定结论认为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在该事故中存在过错并承担次要责任。事因原告与被告就赔偿事宜协商未果而致原告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赔偿因其医疗过错导致黄世花死亡产生的丧葬费24498.5元、死亡赔偿金464720元、医疗费309.8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00元、护理费600元、鉴定费20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亲属办理丧事的交通费200元、住宿费400元、误工费400元,共计人民币543428.38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要求按照《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确定的责任比例承担损失的30%的责任。请求人民法院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作出客观公正的判决。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数额过高,要求按照《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确定的责任比例来分担责任,并愿意按保险合同承担责任。

综合双方当事人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之女黄世花的死亡是否属于医疗事故?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就原告之女黄世花的死亡承担多大责任?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的赔偿限额是多少?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针对争议焦点,原告黄光明、陈礼玉及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均向本院提交了证据。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未向本院提交证据。在本院主持下,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对证据进行了质证。

一、原告黄光明、陈礼玉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二原告结婚证、黄世花出生医学证明复印件,用以证明黄世花系两原告的婚生女。

2、广南县人民医院预防患者跌倒坠床告知书、住院病人病情评估表,用以证明2014年3月8日,黄世花因病入住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经被告值班医生诊断为咽炎、胃肠炎。

3、广南县人民医院肺炎病情告知书,用以证明2014年3月8日21时39分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向原告下达黄世花《肺炎病情告知书》,告知黄世花患肺炎,并告知原告相关肺炎知识。

4、广南县人民医院检验报告单、广南县人民医院病危通知书,用以证明2014年3月9日17时30分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向原告下达黄世花《病危通知书》,病危原因为呼吸衰竭、多器官功能衰竭,初步诊断为咽炎、胃肠炎。

5、广南县人民医院病情观察巡视记录单、护理记录表、体温单、长期医嘱单、临时医嘱单,用以证明广南县人民医院在对黄世花治疗的过程中一直没有对其颅内感染这一病因进行确诊和治疗。

6、广南县人民医院病程记录、住院病历、出院记录、住院病人再评估表、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用以证明广南县人民医院在对黄世花治疗的过程中一直没有对其颅内感染这一病因进行确诊和治疗,黄世花最后的死因系颅内感染、多器官功能衰竭。

7、文医会医鉴字【2014】17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鉴定费收据,用以证明经文山州医学会进行鉴定,黄世花病历属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原告支付2000元鉴定费。

8、原告黄光明户口簿、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房屋租赁合同、珠街村委会证明,用以证明黄世花系城镇居民户口,其死亡赔偿金等应按城镇居民人口计算。

9、医疗费单据,用以证明原告承担了309.88元医疗费。

对原告黄光明、陈礼玉提交的证据,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的质证意见是:对1号、8号、9号证据认可无异议;对2号—6号证据的证明内容不认可,因其不能证明医生的诊疗行为对黄世花的死亡是否有责任;对7号证据认可,但同时其还能证明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对黄世花的死亡只承担次要责任。

二、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保险单、保险条款,用以证明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向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购买过保险,保险规定对每个人的赔偿数额为20万元。

对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提交的证据,原告黄光明、陈礼玉的质证意见是:对其真实性认可无异议,但保险条款中的免赔条款只能针对投保方,不能针对患者,保险条款中的精神抚慰金不应该包括在20万元之中,而是应该另外赔偿,对每个人的赔偿限额应该是21万元。

对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提交的证据,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的质证意见是:对其真实性认可无异议,但赔偿限额是20万元,这20万元已经包括了精神抚慰金1万元。本案原告不是保险单的当事人,免不免赔是被告保险公司与投保人广南县人民医院的事情,与原告无关。

本院认为,原告黄光明、陈礼玉提交的1号—9号证据客观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提交的其在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投保的保险单、保险条款客观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经庭审举证、质证和认证,本院确认本案法律事实如下:原告黄光明与原告陈礼玉所生女儿黄世花(城镇居民,生于2013年5月3日)于2014年3月7日16时左右生病,原告于当日21时左右将黄世花送到广南县人民医院门诊部治疗,经门诊部医生诊断为咽炎,并对症给黄世花输了液。2014年3月8日,经原告要求,黄世花被转到住院部住院治疗,经住院部医生对黄世花检查:T37.3℃;P110次/分;R32次/分;BP未测;Wt9kg;一般情况差,神清,急性病容,面色口唇红润,咽红,无化脓及溃烂,双侧扁桃体无肿大,双肺呼吸音粗、双肺未闻及痰鸣音及湿啰音;2014年3月9日实验室资料回报:1.全血细胞计数:WBC 11.13x109/L,M0N0 10.90x109/L,E0 0.2x109/L、PLT430x109/L。2.血生化示:肝功能:GLB 22.50g/L、肾功能:CREA 25.80mmol/L、电解质:K 5.57mmol/L,Mg 1.04mmol/L,定血型:A型,Rh+,心肌酶:LDH 294.0U/L,CK-MB 30.0U/L,HBDH 223.0U/L;初步诊断为咽炎、胃肠炎。并予“青霉素”抗炎、“利巴韦林”抗病毒、“维生素k1”解痉止咳、补液等对症支持治疗;2014年3月9日21时30分予“20%甘露醇20ml”静推减轻脑细胞水肿治疗,“速尿10ml”利尿,并予“氨溴索”稀释痰液,23时25分予“奥美拉唑10mg”静滴制酸、保护胃黏膜治疗,同时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住院至2014年3月10日2时5分左右,原告黄光明发现黄世花没有了呼吸,便立即叫来医生进行抢救,医生立即予黄世花清理呼吸道,加大氧流量面罩加压给氧,持续胸外心脏按压,予“1:10000肾上腺素0.9ml”静推强心治疗,于2时6分予“可拉明0.125g”及2时7分予“洛贝林1ml”静推兴奋呼吸,并持续胸外心脏按压,但黄世花一直未恢复自主呼吸与心跳,于2时10分再次予“1:10000肾上腺素0.9ml”静推强心治疗,持续抢救30分钟,黄世花仍未恢复自主呼吸与心跳,散大瞳孔无回缩,于2时35分被宣布临床死亡。出院诊断为:1.颅内感染;2.多器官功能衰竭。黄世花死亡当天,其尸体经原告同意已被处理,原告支付处理费人民币360元,未进行尸检。经原告方申请,文山州医学会2014年5月12日受理并于同年6月4日进行鉴定,分析意见为:1、广南县人民医院在为黄世花提供诊疗服务过程中,存在以下过失:(1)由于医院对黄世花病情的严重程度估计不足,导致对黄世花采取的治疗措施不到位;(2)医院对黄世花的病情告知不到位。2、根据临床表现,黄世花可能患有颅内感染,起病急,进展快,是导致黄世花死亡的主要原因。3、广南县人民医院的上述过失与黄世花的人身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4、广南县人民医院的上述过失对黄世花的人身损害后果承担次要责任。最终鉴定意见为黄世花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广南县人民医院承担次要责任。原告为此支付鉴定费人民币2000元。另查明,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在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投了平安医疗责任保险,约定每人赔偿限额为人民币20万元,附加险精神损害赔偿限额为人民币1万元,每次事故绝对免赔额为人民币1000元或者损失金额的10%,两者以高者为准。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因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赔偿权利人起诉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本条所称‘赔偿权利人’,是指因侵权行为或者其他致害原因直接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本条所称‘赔偿义务人’,是指因自己或者他人的侵权行为以及其他致害原因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第十七条 “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助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的规定,本案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在对黄世花提供诊疗服务过程中存在过失,对其病情的严重程度估计不足,导致对其采取的治疗措施不到位,且对其病情告知不到位,致黄世花病情恶化死亡。但由于患者黄世花年仅10个月,不能表达病痛,加上诊疗活动本身具有未知性、特异性、专业性的特点,客观上加大了被告医院在对其诊治时的难度。事故发生后经原告申请已由文山州医学会对该病例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为该病例属一级甲等医疗事故,被告医院承担次要责任。对文山州医学会的鉴定意见,原、被告均没有提出异议,也没有提出重新鉴定申请。结合本案客观实际,本院确定由被告医院承担40%的民事赔偿责任。原告关于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的计算标准和方法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原告关于交通费、住宿费的诉讼请求因其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格式条款和非格式条款不一致的,应当采用非格式条款”的规定,作为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的保险人,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应在其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因女儿黄世花死亡所造成的损失。保险单载明了每次事故每人保险赔偿限额200000元,附加精神损害赔偿险每次事故每人赔偿限额10000元,被告保险公司关于附加险精神损害赔偿限额人民币1万元已包含在每人赔偿限额人民币20万元里的辩解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关于护理费的诉讼请求标准过高,与本地实际不符,本院按每天30元予以部分支持。原告所主张得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已经包含在丧葬费内,本院不再另行支持该误工费。原告所主张的精神抚慰金金额过高,与本案被告医院的过失责任不相适应,本院予以部分支持20000元。根据本案案情及法律规定,本院依法计算和确认因黄世花死亡产生的经济损失和相关费用为:医疗费309.8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00元(100元×3天)、护理费90元(30元/天×3天×1人)、丧葬费24498.5元(48997元÷2)、死亡赔偿金464720元(20年×23236元/年)、精神抚慰金20000元、鉴定费2000元。精神抚慰金由被告保险公司按保险合同承担10000元,由被告医院承担10000元。其余六项合计人民币491918.38元由被告医院承担40%的民事赔偿责任共计196767.35元,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依照保险合同在其责任限额内(减除免赔196767.35×10%=19676.74元)赔偿原告人民币177090.61元,不足部分人民币19676.74元由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承担。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并作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六条、第五十四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黄光明、陈礼玉精神抚慰金人民币10000元,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鉴定费177090.61元,共计人民币187090.61元(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二、由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赔偿原告黄光明、陈礼玉精神抚慰金人民币10000元,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鉴定费人民币19676.74元,共计人民币29676.74元(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三、驳回原告黄光明、陈礼玉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234元,减半收取4617元,由原告黄光明、陈礼玉承担2770元,由被告广南县人民医院承担184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如果未按判决确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审  判  员    张  彪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八日

书  记  员    陆  卿

打印】 【关闭窗口
返回首页  |  法院概况  |  法院公告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2008 广南县人民法院 主办:云南省文山州广南县人民法院
管理维护:广南县人民法院新闻宣传中心 联系电话:0876-5152234
滇ICP备09007393号